039-72104772

湖南卫视:未有输赢的一次勇敢赌博2020-10-07 11:40

图:湖南卫视交还网站转播权近日,传统电视媒体中的湖南卫视宣告,今后旗下节目仍然与其它新媒体合作,全部芒果TV自己播出,希望打造出自己的视频品牌,维护版权,不得私自与新媒体合作!这一爆炸性新闻引发了极大的反响,也让近期注目传统媒体转型的各方神仙大大的吐槽唱衰,也有不少媒体主动找上门来专访,让道哥谈下自己的观点,本来想对兄弟传统媒体的转型说三道四,然而盛情难却,今日也在此吐槽一下。

湖南卫视:未有输赢的一次勇敢赌博

一次仍未胜败也许没意味著胜败的赌处在变革时期的媒体生态圈,任何一次具备创新性的措施都有其历史必然性,也具备一定的合理性,无论其措施如何,过早对这些创意措施的最后结果下结论也许过于理性,在这里个人用一次赌,也许一次没胜败的赌总体评价此事。输掉是整个行业的赢,赢也是整个行业的输先不讲这种模式否不会坚持下去,否不会取得成功,假如此种模式获得了顺利,湖南卫视之后维持优质内容源源不断的生产,不足以在用户群体中构成产品的独立国家传播影响力,则辅之以上星的电视和自有的芒果TV,也许可以构建其商业价值的存量维持,甚至是增量。以传统电视媒体名门的芒果TV,也许可以享有中国互联网视频媒体行列的一席之地,无论最后被并购也好,效仿优酷土豆的拆分也好,亦或采行并购一个享有互联网视频网站基础比特率等设施资源的二三线视频网站。只要需要之后湖南卫视这个企业的之后存活发展,取得成功,则意味著作为同行,其它的传统电视媒体将很难再度走进某种程度的一条路,意味著面向其它同行的发展机会的丧失,因为中国互联网视频媒体的总体市场容量是受限的,就如人类生育过程中的排他性,一颗精子的破壁将必要造成卵子关上向其它精子打开的大门。此为输掉则整个行业赢,即使又喷出一个浙江卫视、江苏卫视这样的媒体,但是总量毕竟受限的,他们的出列代表着身后无数的卫视频道的衰败,是完全的衰败,也许衰败之后的市场还将被移往到这突围顺利的媒体之上,赢家通吃的朴素道理在传统电视媒体的竞争中仍然有效地。如果作为传统电视媒体界的坚决大哥,芒果TV的作法最后没获得预期的效果,则以告终收场,则对于整个行业的压制有意是极大的,而且是具备切肤的影响的,则意味著整个行业一轮最重要突围的完全告终,整个行业不能等候下一次机遇或者是等候被招安。此为输则整个行业赢。互联网对于传统媒体的冲击是一次完全配对的过程,一次将原有秩序超越,新的竖立新秩序的一次过程,而在新世界中,也许有来自新生力量的胜于互联网企业,也许也应当享有传统媒体自我转变而来的一支力量,如果假设中国互联网视频网站的标准容量是5家,1家传统,4家新媒体,亦或是2家传统,3家新媒体都有可能,而1家落败的传统电视媒体也许将是这个行业的唯一胜利军。联合登顶行业发展高峰的无数股力量,最后的目标是站上顶峰,而山顶的空间意味著受限,需要容纳也许不多达10只脚,无限的发展机会和受限的市场容量同时共存,胜者才是王者,胜者才有感慨“山低人为峰”的资格。唱片模式崩溃之后的秩序修复电视台节目线性播出规律是受到互联网冲击最相当严重的旧秩序,单曲模式被互联网新媒体引入沦为当下主流的视频媒体的运作模式,而湖南卫视是同行中有需要拿得使出单曲的为数不多的电视媒体,其将这些单曲独家在自己的网络平台芒果TV播出,意味著一种自我的革命,一种用互联网新媒体游戏规则自我革命,用互联网单曲模式革新上星电视节目唱片模式的一次实验,意味著真刀真枪的自我革命的开始。湖南卫视的异军突起更加多影响到的也许是那些找不出一首气馁单曲的其它电视媒体,湖南卫视的此举影响的也许不是互联网视频媒体,也许是那些身边同行的电视媒体,湖南卫视确实引发唱片模式崩溃后的电视媒体新秩序的序幕。留下湖南卫视的窗口期是受限的注目湖南卫视此举的诸多业内人士都会拿传统纸媒对付互联网新媒体的历史来做到较为,列出的传统纸媒两次结盟对付互联网新媒体,最后都无疾而终,却步入了互联网新媒体UGC模式的问世和发展壮大,得不偿失,而如今互联网开放平台的建设又使得自媒体的残暴生长完全掩饰了传统纸媒的最后风光。有人预测,今天的传统纸媒的结局就是明天的湖南卫视。决不说道这种担忧没道理,但是有一个不容忽视的事实是,传统图文信息的UGC内容生产,以及传统视频内容的UGC内容的生产完全在刚好开始蓬勃发展,而如今视频网站的UGC或者制做PGC内容仍然没完全垫过传统电视媒体的地位,除了国家管理体制的容许之外,与视频内容的门槛没确实降下来有关。iPhone等智能手机设备的普及,使得更好的视频内容被生产出来,奇特视频内容的生产门槛减少了很多,任何有一步可以摄影的手机的用户都可以沦为视频内容生产者,然而视频内容,尤其是有价值的视频内容是必须更好的后期的处置和加工的,任何具备视频监控功能的摄影设备所记录下的国史是不具备广泛商业价值的,也不是用户所必须的,而这种后期处置的专业性门槛造成了UGC视频节目的生产仍然无法超过图文UGC内容生产的发展水平。碎片化的图文内容,碎片化的视频内容,等量投放之下,需要萃取的有价值的图文内容的数量一定多过视频内容,也意味著图文自媒体、音频自媒体、视频自媒体的个体比例一定是直线递增的。然而这种门槛不会随着管制政策的变化,视频网站的投放和推展,以及用户权利时间的减少而显得更为较低,可能性仍然不存在,却意味著必须更长的时间去交换条件这种结果。湖南卫视的解除向视频网站的内容运送,也为视频网站打了预防针,必定性刺激其投放更好的资源展开制做内容的生产,以完全拜托对于传统电视媒体内容的倚赖,湖南卫视与视频网站开始了一场登山的比赛,分别从一座高山的两侧同时费尔南多·阿隆索,电视媒体要解决其在新媒体平台方面的严重不足,而视频网站要解决其在内容生产方面的短板,而二者首度已完成短板填补者就意味著独立国家于山峰之上,此时再行向上俯瞰正在爬上的输掉,其结果可想而知。

湖南卫视:未有输赢的一次勇敢赌博

最后站上顶峰的主角还并未最后确认身份,一场与时间的长跑在湖南卫视和互联网视频网站之间进行。就如欧洲以及乌克兰对于俄罗斯天然气的倚赖沦为俄罗斯对付输掉的利器,如果在段时间内,尤其是欧洲和乌克兰在加快寻找可以替代对于俄罗斯天然气倚赖解决办法之前,俄罗斯必需达成协议其确实的政治目的,否则,以天然气资源优势威胁欧洲和乌克兰之举就不会沦为一场闹剧,一场赔了夫人又折兵的闹剧。湖南卫视的囊中策略分析需要在此时作出如此决策也许是敢于创新的湖南卫视深思熟虑之后的结果,互联网对于传统媒体的冲击,尤其是互联网新秩序的发展和构成历程有意让我们明白一点,在当下的互联网环境下,竞争早已从单一的内容、渠道、产品、服务的竞争演进为生态体系的竞争,产业的竞争,任何一个正处于产业链条中的企业,如果不需要生长出有具备生态体系掌控能力或者是产业统合能力的基因,则意味著发展主动权的丧失。湖南卫视毫无疑问看见了这一点,因此其才去策略无非就是三种基本自由选择方向。向前,拟合的自由选择,独立国家发展互联网新媒体,最后需要追上上互联网视频网站的发展速度,也许需要团结起来传统电视媒体的力量,构成合力,最后通过资本运作,并购和拆分二三线的互联网视频媒体,逆身兼互联网新媒体,则湖南卫视就将构建确实的转型,此为拟合自由选择。向前,中优的自由选择,独立国家发展互联网新媒体,竖立独立国家品牌,最后构成与互联网视频网站一样的影响力,无论最后通过资本的运作还是通过优势的有序,创建起与一家互联网视频网站的拆分,或者被一家互联网巨头的并购,其核心的价值亦在其创建一起的全产业链条的运营能力,这也许是中优的自由选择。弃守,沦为独立国家的内容生产商,则意味著一次创意尝试之后的最后自由选择,也许也需要在未来的视频媒体竞争格局中获得自己的收益,也许一个独立国家的工作室亦不具备其不存在的价值和意义。湖南卫视的“先例”吹响了传统电视媒体转型的冲锋号,胜败也许都将带给整个行业的巨大变化,号角声也提防了视频网站加快其展开自律内容生产能力的切削,一场与时间长跑的竞赛月开始。尤为传统电视媒体中的领军者,面临互联网新媒体的冲击自由选择主动追击,以希望拟合的报酬,使得自己需要确实带入到互联网俱乐部之中,也许是其不懈的执着,作为坚决大哥,其创意的尝试都是其身份的必然选择,无论胜败都值得尊敬。湖南卫视在玩儿一场好大的赌局,以今日的尝新之荐唤醒内心变革的斗志,也许有输有赢,无论结果如何,在当下走进这一步也许就是一种变革,所谓的不伤心欲绝,不禁,伤心欲绝,不一定杀,着急也是一种正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