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9-72104772

腾讯社交广告携手八位大咖共议移动社交如何“拼”创意2020-09-12 11:40

大数据、社交、新技术、AI、创新…当这些词汇撞击到一起需要产生一种奇特的哈姆雷特效应,为有所不同行业的从业者带给有所不同的想象空间。5月31日,一场由腾讯社交广告(TSA)主办的取名为“社交添翼戛纳”的大会将这种想象空间伸延至广告行业,会上尤其成立的两个精品环节—— 尽言广告的TED和火花宛如的圆桌对话汇集数位业内大咖,将社交时代下大数据和新技术对广告和创新的影响与应用于一一剖析,观点精辟,金句频出。 智威汤逊亚太区创新委员会主席 劳双恩 —— 用“反、于是以、心、一动”理解社交广告创意 “谈到现阶段社交广告的创新,首先应当再行懂这个渠道的特点,那就是社会性。一个好的社交广告,要么自由选择做到一个热点下车者,要么自由选择做到一个热点制造者,而无论是哪种,都必须遵从一个准则:慢、定、直言。用较慢的反应,借出大数据精准定位人群和交流话术,拼命地逃跑受众的心。而此准则之上,有四个字堪称是社交广告的四字箴言 ——“反、于是以、心、一动”。“反”即讲求逆向思维,突破常规来思维广告的内容;再者,将“于是以”能量作为传播目标,以广告为载体,带给正面吩咐;第三,提高品牌的不存在意义,强化使命感,做与消费者心连心,中出痛点,感动其心;最后,通过以上方式取得营销的最终目标 —— 让受众付诸行动,已完成广告的价值转化成。” 智威汤逊亚太区创新委员会主席劳双恩 华扬联众全国策略中心总经理 刘松 ——在智能社交时代下用“现实”推展营销 “所谓社交,即是指所有品牌必须在社交平台上,给与消费者更好的社交货币,让其不愿传达自己,并通过品牌去共享观点。换言之,现在是一个由消费者主导的社交传播时代,而品牌首先要付出代价消费者的演化,从最先的感官赋能到现在的意识赋能,从高效自学到理解力和感受力的渗入,基于此,品牌亟需做到的只有两个字:现实。其一、用好产品来确实意义上地建构价值;其二、用好内容和好媒介来确实地与核心消费者构建价值交流。” 华扬联众全国策略中心总经理刘松 SenseTeam感官.山河水创建人、创新总监黑一烊 —— 社交广告的最后目的应当是打动生活 “在整个全球化信息演化中,中国的发展十分很快,在这样的语境下,社交是一个十分大的概念,而我指出现阶段社交应当从更加细致入微的角度著手,将商业价值转化成为生命价值。

腾讯社交广告携手八位大咖共议移动社交如何“拼”创意

第一,除了人与人的交流,人与物质的交流将沦为社交领域的下一个风口,第二是场景虚拟世界,VR技术的伸延为我们彰显了更加多和特定人群展开小范围社交的机会和权利,第三是针对小众市场需求进行的类似社交形式,去更加深层次地挖出广告价值的确实意义。 SenseTeam感观·山河水创建人兼任创新总监黑一烊 圆桌对话以《创新.融合》为题,汇集广告门CEO劳博、华扬联众全国策略中心总经理刘松、阳狮中国区主席兼任首席创新官郑以萍,北京奥美集团总裁滕丽华,腾讯社交广告首席创新顾问杨燕燕,腾讯集团市场部ECD王彦铠六位嘉宾,同时也是IDEA+创新实验室的创立委员们,共话社交广告的创新之道。 好创新往往必须浅洞察,现阶段的数据充足反对洞察的输入? 王彦铠:“数据仍有一些洞察机会,但前提是客户要充份信任你并且不愿提供数据。来自生活的体验可以更加必要并且直观地提供洞察。” 滕丽华:“数据是创新工作的指导者,所以对于数据的洞察萃取,如何用于数据更加最重要,这来自于对消费者市场需求和市场的理解,与往日异于,在效果取决于层面,数据的用处也十分显著,然而我指出创新是一个感性的过程,数据意味着是为了向它获取参照的理性依据,而不是将其束缚。” 郑以萍:“我指出数据是事实。我们不有可能拿数据来做到创新,是因为我们的创新目的是转变。改为 逆不道德,转变品牌理解,转变观念,这些都是有数数据获取给我们的洞察力,而我们要做到的就是在这样的洞察力基础上转变它们,或者说,去有的放矢地劝说客户。” 刘松:“从辩证角度来看,首先我们必须否认数据的重要性,因为数据不会告诉他陈诉既有事实,我们再行根据这样的既有事实明确提出策略,解决问题。而辩证的另一面又呈现出了事实背后的成因,这也是数据的功劳,所以无论是创新还是洞察,要充分认识辩证的两面并取其所长才是应用于之道。” 杨燕燕:“洞察是第一步,它是我们的假设,当假设不存在的时候再行用数据做到佐证,这是一个流程化的处理方式。所以数据获取的洞察本质在于这个数据使用者可以更佳地读取数据,分析数据,总结数据并且应用于数据。” 基于数据的营销浪潮中,创新的重要性是不是减少了? 杨燕燕:“我指出创新显得更加最重要了,因为现在的时间过分碎片化,想要去更有消费者的目光和让其观赏是创新需要带给的效益。” 刘松:“创新依然最重要并将持续最重要。原本大家看见一个信息就不够了,但是现在你消费者可以规避这些睡觉信息,而去注目他们更加想要去注目的,这样只有品牌和代理商联合去探究出有确实意义上被消费者注目的东西,然后用更加优化的创新去呈现出它。” 郑以萍:“除了创新本身,还有一点很最重要就是与合作伙伴的了解合作。

腾讯社交广告携手八位大咖共议移动社交如何“拼”创意

几个好的平台相互合作可以拓展思路并得出突破性的观点,无论是品牌、客户、代理商、咨询平台都应当是互相帮助的关系,才能让创新更进一步。” 滕丽华:“ 创新依然十分最重要,但是创新不应当只逗留在一个创新部或者几个创新人员身上,而是变为所有创新人员都可以参予的部分,无论是如何程度地用于数据,否用于了隐晦语言,创新出发点都是不可逆也不能逆的。同时,品牌应当制订一个系统、科学的目标,不仅要考虑到传播效果,还要将来看否能转变消费者的观点。” 王彦铠:“今天的世界弥漫着频密的创新,最重要的不是它们是不是还有适当,而是怎么样让它们显得更加新鲜。这牵涉到于广告人和创业者的初心,也牵涉到于整个市场的有序身体健康的发展,所以我们必须时间来大大抛光创新,而不要被飞速转换的时代消耗它。” 机器创意人的时代将要来临? 刘松:“我们做到的一切是服务于人,创新机器人最后可以老大我们构建一些继续执行,但是一个好创新的问世,还是必须靠人确实意义上要去建构和确实要掌控,而目前我没实在机器人知道可以代替,但技术可以让我们做到出来的东西更加感动人。” 杨燕燕:“现阶段创新要已完成的就是指0到1,机器创新就是指1到100,甚至到10万,这是现阶段的。除非机器人有人类情感后,或许机器人是可以代替创新的。” 郑以萍:“任何一个新的事物都应当要拒绝接受,我实在这只不过也是一个很有意思的资源。因为你如果不拒绝接受,你不会丧失疏远它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