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9-72104772

浸入音乐——亚实验室的IZMVR虚拟现实APP2020-08-06 11:40

关于IZMVR VR技术经常出现之后,全球的科技爱好者都在尝试将其与有所不同的领域展开交互,今年五月份在深圳举行的明天音乐节上,华扬联众旗下的亚实验室就通过取名为IZMVR的Web版VR体验展出了他们在音乐交互方面的出众成果。 近日亚实验室再次公布了iOS体验版的IZMVR虚拟现实APP,为此我们回到亚实验室,听得负责管理这个项目的华扬联众全国创新总监王雪松、以及参予项目编程的贾家、周楠跟我们聊聊这个项目,聊聊VR技术。 谈及制作IZMVR想法,华扬联众全国创新总监王雪松回应,VR产业是个非常广阔的领域,还包括硬件研发、720VR视频内容制作、游戏交互等,亚实验室在VR方面的探寻只是其中的一小块,最后以这种音乐交互形式呈现出主要是因为他们与IZ乐队之间的很深友谊。亚实验室的设计团队曾为IZ乐队制作过他们新专辑《无色》的封面和主视觉,IZMVR的风格也与专辑的视觉体系维持了完全一致——一个金字塔飘浮转动在荒蛮太空,象征物不得而知的未来世界与谜样力量。金字塔的动态飞舞顺应着音乐的节奏,演译着“音乐会排便”的概念,让观者身临其境的转入宇宙幻境,已完成全方位的视听享受。IZMVR是空间沉浸于类虚拟现实的一次尝试,它彰显了音乐与视觉交互一种全新的表现手法。 在技术构建方面,雪松告诉他我们,在明天音乐节公布的IZMVRWeb版本几乎是由实验室的三位程序员(贾家、闪鹰、周楠)通过显代码构建的,并没美术的参予,反映了程序员的独有美学趣味与技术实力,因为Web版IZMVR的制作可玩性主要反映在利用WebGL图形的视觉效果呈现出上。 IZMVR的Web版本在明天音乐节上的展出取得了很多注目和接纳,但贾家还是真诚地告诉他我们,亚实验室在制作IZMVR之初是期望需要从声音应从,构建观众和环境、音乐、实体装置的整体对话。但后来受到一些条件的容许,做到了多种尝试之后,最后还是要求把它修改成一个以音乐体验居多的MV,让观众在视觉上达成协议对音乐意境的深度解读。 而在展开Web到iOS版本的切换时,周楠指出技术性艰难还是在引擎的处置上——iOS的版本是用Unity来制作的,引擎的差异造成了底层处理方式差异,而且Unity展现出不来Web端的某些图形效果,因此制作团队对Web版视觉展开了整体调整,杨家晕甚至新的用Shader写出了很多效果,才有了最后的iOS版本,因此它并非是Web版本的几乎拷贝,而相等于是新的做到了一个自定义版。 关于VR的可能性 前一段,Pokemon Go的病毒式传播和全球范围的热门程度使AR新的沦为现象级事件,VR虽然从2013年以来就沦为全球投资新概念与技术热点,但至今都没能经常出现刺客级应用于,主要是不受设备的有限——以Pokemon Go为事例,非常简单的AR仅有倚赖手机就能构建,而现阶段的VR基本上都必须依靠于外接的设备。想VR构建更高的普及度,还是必须设备演化到更高程度,才能使体验模式、机器、设备之间需要包含一个能被大众接纳的、可触性强劲的方式。

浸入音乐——亚实验室的IZMVR虚拟现实APP

虽然现在让普通用户出售一个繁复的VR设备有些艰难,但设备一旦显得价格低廉、轻巧且常用,人们大自然就不会不愿为它代价适当的金钱和时间。 了解谈到VR,雪松回应现在这种技术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还是一种全新的体验,它让人的视线仍然被容许在一个狭小的屏幕之内,而是将人摆放在一个原始的、仅有视角的情境中。这种陌生的体验一方面让人实在新鲜,一方面也让人实在手足无措。传统视频一般来说被摆放在一个屏幕之内,它或大或小惜有边界,在受限的视野范围内观众较为更容易寻找制作者预设的关注点,从而取得引领、取得剧情。不断扩大的视野让所有制作者都面对着观众注意力显著集中的问题,虽然此次IZMVR的制作并不牵涉到故事情节逻辑,但亚实验室在制作它的时候也回应有所思维——在第一人称视点下,如何去引领观众根据制作者的点子回头、如何确保从各个视角都有意味、能以全新的语言将故事合理地演译下去等等。 尚能在萌芽期的VR技术还在大大的茁壮中,雪松坦言在VR技术发展还远比成熟期的今天,制作与传播层面的很多问题显然还没一个十分极致的答案,但他坚信,既然所有人都在大力的思维这个问题,那么旋即之后随着技术成熟度的提升,一定会有更加多阶段性的成果。 关于未来 雪松指出未来VR与AR两种技术不会共存甚至融合——我们必须通过AR技术将真实世界与虚拟世界变换,以此为生活获取更好的便捷,而瓦解真实世界、低沉浸于度的虚拟环境市场需求也依旧不存在,VR也某种程度不具备很多的可能性。当问到亚实验室关于VR领域的未来设想时,雪松对VR社交展现出出来了相当大的兴趣,并回应今后可能会展开这方面的尝试。 贾家指出HoloLens和Magic Leap发售之后再一让AR技术有了实际应用于上更加有想象空间的价值,而VR目前还未能构建确实的突破。周楠也指出VR未来不会演化成何种形态还无法预料——现在技术刚经常出现,大家还处在被新鲜感驱动的阶段里面,对概念、噱头的辩论多过实用性。当用于的便利度和享用度抵达了很高的水平、大家最初的新鲜感随着技术的普及淡化之后,这项技术的确实价值才不会呈现出。所以我们必须椅子来严肃考虑到究竟要拿它来做到什么、怎么做。 IZMVR这个项目现在早已基本上告一段落,但是亚实验室回应他们想要做到的还有很多。关于音乐与交互的未来,他们回应还不会之后探寻,有适合的契机不会再行发售新的作品。在今后的作品中,他们期望需要在人与环境的对话方面能回头得很远,从单方体验升级到更加非常丰富的交流对话。